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16

OPENRANGE

 
 
 

日志

 
 

BII-Unit7 永不停歇的人生之旅  

2010-05-12 21:41:14|  分类: Unit7《新世纪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不停歇的旅程 / 不歇的征程

时至今日,小布什还老是说他在耶鲁的日子过得很愉快,并不记得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但也不知道自什么时候起他还是添了些忿忿之意。布什后来常常批评那种知识分子“自以为是”以及“自命不凡”的习气,这股风气起于美国东海岸的一些自由主义组织,60年代的时候席卷了像耶鲁大学等各个高校。早在1964年,他就跟耶鲁大学的牧师、新秩序的化身威廉?斯隆?科兴有过交锋。此人利用自己在安多弗贵族预科学校和耶鲁大学骷髅会的经历成为一名狂热的激进分子,怂恿学生抵制服兵役。1964年,布什的父亲在得克萨斯州竞选参议员时输于拉尔夫?亚伯拉,事后科兴跟他说:“我了解令尊大人,他是技不如人呀。” 布什每次回想起他说的这句话,心里便苦涩不堪。对布什而言,科兴身上体现出来的正是这种东海岸自由主义的“沉重”和“过失”。

那时,耶鲁大学的学生为对付征兵的事而感到无尽的苦恼。此时的布什对自己的意图倒显得寡言少语。自愿赴越作战是需要勇气和彻底的反抗精神的,大学生里几乎没有听谁说想去打仗:据传耶鲁大学生中死于摩托车祸的人数比死于1969年那场战争的人数还要多。又据布什耶鲁大学的朋友罗兰德?贝茨讲,小布什不想让他的父亲在政治上难堪,他找了个既体面又简单的办法让自己得以解脱,加入了得克萨斯州国民警卫队。

离校后的布什多少感到有点乏味和无聊,他觉得在得州国民警卫队学习驾驶那些已经淘汰的F102s飞机实在没多大意思。一天晚上他酒后驾车,一头撞在自己在华盛顿家门外的几个垃圾桶上,醉醺醺地和他爸扭在一处,嘴里还一面挑衅地嚷嚷:“要不要一对一的来?”父亲自然不必与儿子打斗,只一句“我感到失望”已足令小布什不寒而栗。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布什回想起他父亲当时那无言的嘲讽,仍然显得十分惶惶不安。巴巴拉?布什说,孩子淘气时,他丈夫往往采取“静处理”的方式,他会掠过老花镜盯着孩子们,冷冷的目光里透射着不满。尽管如此,父亲还是给予他的孩子们自由成长的空间。小布什获得汽车驾照时,他的父亲不顾母亲巴巴拉的强烈担忧,欣然准许他从得州驾车到缅因州。布什家的小孩“明白他们的父亲信任他们而他们的母亲则不然”,布什夫人每每回想到这里,不觉莞尔一笑。

小布什决心自我奋斗谋取成功,所以他没有把申请攻读哈佛商学院的事告诉他的父亲。在“反商”的70年代早期,被誉为“资本主义的西点军校”的哈佛商学院并没有出现那种考生门庭若市的盛况,因而,即使布什的成绩平平,无法进入他首选的得克萨斯州法学院,他还是考入了哈佛商学院。在哈佛,布什穿着国民警卫队的飞行夹克和牛仔靴,坐在教室的后排,口里一面嚼着烟叶,一面往纸杯里吐,全然一付桀骜不驯南方佬的模样。然而,他的自律性格这时已经初露端倪,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明显。他坚持不懈地做着高强度的案例研习,尤其是涉及人类组织行为学课程的内容。这里有关于人事组织和管理的正规课程,布什只有在担任安多弗预科学校啦啦队队长时才深有体会。 他的基本领导方略在哈佛未来执行总裁的培训园里得到了发展,其核心在于思考宏伟目标,不为细节缠绕,知人善任,行事果决。时至今日,布什仍快速阅读摘要简报,愿意多听少读。朋友们说他善于切中要害。如果布什看起来没有克林顿或戈尔那种类型的人那么讲求实质,那么他在哈佛所受的教育便难辞其咎了。

小布什今天几乎从不提及哈佛,他厌恶大学里那种在他看来自由散漫、矫揉造作的气氛。周末的时候,布什常在波士顿南希?艾莉斯姑妈家痛斥康桥的“自命不凡”。他渴望回到得克萨斯州。这时他的同学都涌向华尔街,而他再一次追随父亲的足迹,去油田寻找工作机会。在米德兰石油名人堂里至今一直高悬着老布什的肖像。

小布什经常与人谈起米德兰的“企业家”精神,在那儿一个俄克拉何马大学地质学的学位比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的还要值钱,耶鲁的安多弗被他的朋友戏称为“弯倒了”。但布什几乎算不上白手起家的类型。在许多方面米德兰成了他的庇护所,在那儿他的老关系和旧交情使他的生活远比在东部与自命不凡的学究争斗安逸而且稳定得多。他喜欢称颂石油“创业者”的冒险开拓精神,然而布什自己的本钱大多来自于他父亲的朋友和耶鲁的老同学。他是个十分谨慎的石油开发商,专找靠近已出油的油井周围打井,实际是寻找单口、双口井,而不是全垒般的油井区。即便如此,他还是时运不佳,不像他父亲初到德州时那般恰逢其时,春分得意。由于布什在生意上遭受了一些严重的挫折,也就只好任凭朋友们把他的阿巴斯托公司戏称为“我破产了”公司。

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早期被看作是布什困惑茫然的时代,那时的他浮躁不安、青春蠢动,漂泊不定。他装束的全然一个大二学生的模样,脚上蹋着中式拖鞋,身上穿着朋友摈弃的衣服,噼里啪啦地满城转悠。“如果你打算扔掉一件衬衣,他总会问:‘嘿,你是不是要扔掉那件?’”他的朋友查理?杨格回忆说。布什也喜欢在烧烤的时候喝啤酒。然而他是胸怀大志的,他似乎从最初的时候起就感觉到了政治对他的召唤。1971年,布什想在休斯敦想玩一把竞选众议员,后被他的父母和其他一些有识之士劝止了。1978年,他发起了一场颇为艰苦的竞选众议员的运动,结果他仅以几票之差输给了肯特?汉斯。这个伶俐过人的家伙,挖苦哈佛和耶鲁的教育,讥笑布什的跑步爱好。“我显的太土了,下不为例。”布什说道,从此人们都知道他说话就像嘴里含着块东西。

布什参加竞选,除了他的家族大名外没有其它任何特别资历。然而他似乎有点淡忘了他家庭关系的政治力量,在安多弗他从不吹嘘他家庭的显赫。一个朋友得知他祖父是美国参议员时大吃一惊,但这时他只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以为你早晓得了”。在78年的众议员竞选之前,他进了共和党举办的“候选人学校”。现任加利福尼亚州众议员的戴维?德莱尔回忆起年轻时的布什曾经激动地告诉他说:“我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办法来筹集竞选经费。叫你母亲按圣诞贺卡的名单去信就可以了,我搞到了35万美元!”布什似乎没有想到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巴巴拉?布什那样拥有如此众多参议员、政治家和共和党重要资助人的名单。

这一期间,布什挑灯夜战,他显然在探寻人生的某种规律和稳定性。在妻子劳拉身上他找到了这些东西。劳拉是个图书管理员,举止稳重端庄,容貌娇好。对布什家族的那种几近狂热的好胜性格,她已经见怪不怪。在老布什夫妇在缅因州的住所,当作为一家之主的多萝茜祖母用淡淡的眼神望着劳拉手上那本名为徒步者Walker’s Point的书,问道:“你在干吗?”劳拉同样不动声色地回答:“我在读书”。不久劳拉请布什参加教堂晚宴,据报道说劳拉问布什要选择“酒还是我”,籍此帮助布什戒了酒。另一条消息透露说,他今天称为“密友”的丹?依万斯滴酒不沾,是社区圣经学习的重要的支持者。

布什的新信仰并没有改掉他身上不敬的天性。某个礼拜天教堂里正在布道时,他身上响起“嘟嘟嘟”的声音,搅扰了他周围的会众们:原来是他一直很不耐烦的拨弄他的手表,给牧师的布道计算时间。布什几乎没有怎么磨平他性格的棱角。他家的一个朋友说他至今还会变得“狂躁不安”,这个朋友又补充道:“妻子劳拉就会说:‘哦,乔治,你能不能出去跑一跑?’”布什的家人明白,保持冷静是对他意志的一种考验。“他很容易失控,”他的妹妹桃乐丝Dorothy向《新闻周刊》透露说,“他一直讲有个胖家伙正企图从他的身体里跳脱出来,但他的自制力确实是大得惊人。”布什尚未完全驯服他的脾气,当他天生的乜斜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时,他可能就会六亲不认了。据悉,他曾经对那些直言不讳写过布什家族文章的记者大发雷霆。

布什一直想方设法使其父高兴。一些朋友相信他戒酒的部分原因是他不想让他的父母感到尴尬。据称在一次家庭晚宴上喝醉时,乔治?布什转向身边的女主人问道:“50岁后的性生活是怎样的?”在1978年,他的父亲开始为竞选总统紧锣密鼓忙活时,布什举家搬到华盛顿为父亲助阵。在竞选过程中,他加强了对“这个人“的忠心,他说的这个人是他的父亲,有时他的忠心几乎有点太狂热了。他与他父亲88年竞选班子的总策划人政工老手Lee Atwater配合默契。Lee才华横溢,生性顽劣,凭着他那不拘常理、入木三分的幽默早该是布什在在麻省安多弗的团队的座上嘉宾了。

虽然老乔治?布什有时不满他儿子意气用事,说他太“浮躁”,他还是很有耐性让儿子走自己的路,而儿子一旦做到了这一点,他就感到无比自豪。为了制作录像以便在本周大会上播放,他接受了采访。当他被问道:“您为自己的儿子自豪吗?”,老布什总统竟然哭出声来,使得摄像镜头只好被移开一会。布什父子都是情感丰富的人。那天早晨,就在小布什就职得克萨斯州州长的典礼上,父亲将他在1943年赢得海军徽章后祖父送给他的那个袖口链扣传授给了小布什,这让他激动不已。他把这个故事讲给《新闻周刊》的记者的时候,眼眶里饱含着热泪。

老乔治·布什总是呵护、信赖自己的儿子。而且,人们会觉察到,随着时光的推移,他们之间的关系更为融洽轻松。小时候,小乔治不耐烦陪父亲一起钓鱼,哪怕是几分钟的时间。在《新闻周刊》采访他时,布什模仿他随父外出钓鱼时自己孩子气十足、没好气地对父亲嘟囔:“哪有什么鱼!骗人!”可如今,他可以在水面上一钓就是几个钟头,一边和老头子大谈政治,发掘父亲的经验与智慧。例如,有次垂钓时,布什苦苦考虑某个竞选伙伴——可能就是迪克·切尼Dick Cheney——他求教父亲:“如果有人说‘不’,这是他的心里话吗?”

一两周前,布什像往常每天一样,坐在竞选座机的后部与记者们聊天。“昨晚你喝酒了吗?”他与自己青睐的女新闻制作者打招呼:“为什么你要戴墨镜?”她嫣然一笑。(他也时常拿她的恋爱开玩笑)。与传略记者一起时,他即兴把一个询问关于他在哈佛商学院经历的问题变成有关工商管理硕士的演讲。“我们要争取工商管理硕士的选票!工商管理硕士们团结一致!全美国的工商管理硕士联合起来!”他故意摆出一副胜利者模样振臂高呼。他能娴熟地应对新闻界的常客们,不时与他们逗乐取笑(他给大多数人取了绰号,如《纽约时报》的Frank Bruni被戏称为“墨西哥公鸡Panchito”。他热情诙谐,思维敏捷,尽管疲惫不堪的记者们并不想去喜欢布什,但他们还是禁不住为他所吸引。大多数家族的传奇经历一两代人之后就无声无息了,但布什家族成员们似乎继续在演绎着这个传奇。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凭着某种憨厚中透射出的魅力、为国效忠的强烈而无声的使命感以及对胜利无比深切的渴望。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