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16

OPENRANGE

 
 
 

日志

 
 

BOOKB Unit2 新派单身一族  

2010-04-21 21:38:11|  分类: Unit2《新世纪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考译文
你知道他们这样一些人:在举行过婚礼的教堂里拾起地上米粒的埃莉诺·雷格比;胸毛浓密、性欲旺盛、以拥有熔岩灯而感到自豪的奥斯丁·鲍威尔斯;个人意识模糊不清、总是期待录音电话响起的布里奇特·琼斯。这些单身人士过去一直是故事、歌曲和个人广告中的常见形象,传统上他们处在社会的边缘:滑稽可笑、让人怜悯或令人敬而远之。

那样的日子已经远去。现在的单身族不再是面容枯槁的未婚男女,取而代之的是伊丽莎白·克尔戈莱这样的人。伊丽莎白·克尔戈莱是个巴黎银行家,29岁,她将独立生活和个人公寓看成是事业成功的结果。她开着漂亮的大众高尔夫小汽车在巴黎兜着风, 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手抓着手机,在打电话的间歇中热情洋溢地谈论着单身生活。她说:“我并非逆社会潮流,我爱周围的人。但是独自生活使我有时间和空间自我反省。我作为一个人有权选择并不受干扰地成长。”

正如圣人所言,我们都终形单影只。但是越来越多的欧洲人在很年轻的时候就选择过独身生活。这不是悲观的人生思考,而是欧洲的经济新气象,受到人口学家、房地产发展商和广告商这类人的普遍欢迎。法国社会学家让克劳特·考夫曼评论这种从家庭生活到独身生活模式的过渡是上个世纪不可抗拒的个人主义趋势的组成部分。通信革命、商业文化从稳定性过渡到流动性以及大量妇女进入产业大军都给欧洲的私生活带来巨大冲击。越来越多的欧洲人坚持单身生活,因为他们寿命更长了、离婚更多了并且结婚也更晚了——如果他们还要结婚的话。现在英国的结婚率在160年的记录中是最低的。据法国国家统计局的报道,在1968到1990年期间法国独身的人翻了一番。

单独居家的现象一直是都市和北欧的趋势:生活在农村的人们——以及西班牙人、希腊人和爱尔兰人——倾向于过家庭生活。与此相反,斯堪的纳维亚人、荷兰人和德国人喜欢独自生活:瑞典人当中有40%独自生活,七百万英国人也是如此——这是40年前的3倍。根据肯特大学组织行为学教授理查德·斯凯斯最近的报道“2010年的英国”,单身家庭数量将会在十年内超过两人或两人以上的家庭。在伦敦的肯辛顿和切尔西这样的“贵族”区,大约有一半的房子里住着独自生活的人。在德国今年56岁的离异者伯恩德·克劳斯特费尔德制作了一个题为“不再孤独”的光盘。其特点是有15段家庭生活的录音,如“电视没什么节目;最起码薯条还是不错的”和“冰箱终于又满了”,它为独自生活的人们提供了“62分钟归属感”。

欧洲的新经济气候大大地推动了独立的趋势。当前这一代单独居家者的成长时期正是欧洲从社会民主政治过渡到更潇洒、更个性化的美国式资本主义气候的时期。今天的技术资深人士成长于一个私有化时代。随着消费者选择的提升,他们热情欢迎一个自由的经济市场,也欣然接受了一个自由的恋爱市场。现代的欧洲人足够富有,有财力独自生活;而且他们性格独立,希望独自生活。法国公众民意研究所(盖洛普民意测验法国分部)最近的调查发现,被提问的法国人中有58%的人认为独自生活是出于一种选择而非无奈。其他欧洲单身一族也认同这种说法。独自住在柏林的艾丽丝·埃彭道夫说:“我一直想要自由地去冒险。我讨厌枯燥乏味的中产阶级生活——一点都没意思。”

以前独自生活的人都是一些处在婚姻生活之两端的人们——20多岁的专业人员或寡居的老人。领取养老金的人,特别是上了年纪的妇女,构成了独自生活人群的绝大多数;而新一批单身族则是30到40岁的高收入人士,他们认为独自生活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在瑞典独自生活》一书的作者伊娃·桑德斯蒂德注意到:“瑞典语过去曾用ensam称呼独自生活的人,蕴涵孤独之意。独自生活被认为是消极的——黑暗而且寒冷,而家庭生活则意味着温暖与光明。但随之出现的是新单身一族的形象。他们年轻、美丽、强壮!现在,年轻人希望独自生活。”

繁荣的经济意味着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努力工作。这就无法为交往留出很多的空间。35岁的作曲家平庇·阿罗约独自居住在巴黎的一所房子里,说他无暇感到孤独,因为有很多事要做。“我总有工作要赶在期限内完成,这就使得我与他人在一起生活相当困难。”他还说只有“理想妻子”才能改变他的生活模式。最近出版《单身女人和白马王子》一书的作者考夫曼认为,这种狂热的新个人主义意味着人们对配偶的期望越来越多,因此相互之间的关系持续不长——如果能有开始交往的话。 埃彭道夫是个金发碧眼的柏林女人,有着晒成褐色的皮肤,并且嗜好旅行。她上午在一所小学教书,下午则去日光浴或睡觉,以便彻底地休息,然后去跳舞。她还不到50岁,她说她从未想过要象她母亲那样生活——放弃事业,以便照看家庭。而“我一直在做我想要做的事:过自己选择的生活。”

过自己选择的生活一点也不便宜。在像斯德哥尔摩、罗马或柏林这样的首都城市,房租很高,这意味着只有高工资的人才付得起自己的住房。按比例来算,有更多的专业人员独自生活:在法国五分之一的职业女性独自生活,而在蓝领工作妇女中的比例则是十分之一。法国政府最近为那些二十多岁想搬出去住但又负担不起的年轻人拨款七千七百万法郎。巴黎银行家克尔戈莱的公寓使她能十分舒适地“无拘无束地读书、煮饭、写作和娱乐”。

社会学家考夫曼提到这种自由会令人上瘾,特别令妇女上瘾。他说:“在夫妻关系中,人们依然期待妇女做内当家。妇女要与这种观念斗争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她们能获取男女平等的唯一方法就是独自生活。”克尔戈莱并不排除结婚的可能性,但是她不会为了一个男人而放弃自己的自由。她解释说:“如果我要结婚,我仍要有自己的房间——一个属于我自己的自由空间。”

数以百万计的单身族向往自由空间或喜欢独居,他们使得欧洲房地产市场供给紧张。在未来15年里,英国的人口将会下降,但房屋的数量将会增长25%——这种增长主要来自单身族的需求。英格兰的东南部正经历一场大规模的建房热:英国政府已授权建造860,000所新住宅,主要是为中产阶级而建。房地产经纪人注意到年轻单身族人数的上涨,这些人工作起来很疯狂并把家当成宿舍。在伦敦,为年轻人和以事业为重的专业人员建造的豪华综合楼群正拔地而起,这儿有小套公寓、健身馆以及便利的交通去享受都市的娱乐。 单身家庭促进了地区贵族化:地理学家说,当单身族搬进邻近地区时,咖啡酒吧、健身馆和饭店就一定会跟进来,并且当地的音乐厅、剧院和艺术馆也会繁荣起来。“单身族对法国的文化生活带来了真正的利益,”法国文化和通讯部的官员奥利弗·唐娜说道,“没有他们,那就剩下只愿呆在家里看电视的夫妇和家庭。”

妇女好象比男人更享受单身生活。根据斯凯斯的观点,单身女人——与单身男人不同——倾向于住在单身朋友附近,形成新型家庭般的朋友圈。饭店、健身馆和咖啡酒吧就像酒馆一样起到客厅的作用——这种趋势使得都市妇女在过去的五年里成了英国酒业的主要支柱。相反,单身汉则倾向于呆在家里。斯凯斯说:“独自生活的男人是非常悲哀的。他们确实在看录像和喝啤酒。”

对某些都市年轻人来说,租看骇客帝国和品味啤酒是一种十分必要的逃避——特别是对于那些职业与新经济的有关的人,如:媒体、广告或信息技术。“我的工作就是交际,”凯瑟琳·爱德华说道。作为英国超级市场特斯科分部公共事务部经理,工作使她每周都有两三次的社交和宴请机会。“当我回到家后,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交际。”体育促销公司执行董事理查德·穆尔把他的伦敦南区建于19世纪70年代的老房子当成他逃离工作的避难所。穆尔说,平静和安宁是如此难得,“我要独自生活直到遇上我心仪的女子。”

独自生活并不是指生活中就没有感情生活。乌普萨拉大学的社会学家简·特罗斯特研究了欧洲出现的越来越多的一起而又独自生活的LAT现象,也就是:决定在一起生活的双方选择分开居住。在工作流动性越来越大的社会里,专业人员经常在不同的城市里甚至在不同的国家工作,他们利用电子邮件、电话和周末见面来维持关系。那些曾经常为牙膏帽或尘屑等这类琐事争吵的已婚男女,倾向于和和气气地分开居住,而不是关系紧张地住在一起。 离婚或丧偶的人再次与他人和聚的时候,往往已有自己固定的生活方式和长期形成的复杂的个人需求。特罗斯特在假设一个讨论的情形时说:“是留下我的钢琴还是留下你的钢琴?是把我孙子和孙女的照片挂起来还是挂你的?而保留自己的房子就简单多了。”

搬出舒适的家到都市独自生活为商家提供了新的前景。过去,广告商最看重的是有两三个孩子的夫妇。斯凯斯说情况不再是这样了。如今的公司应该把高收入的单身族当成重要的市场。吵吵嚷嚷一家人围坐在饭桌边吃自家做的饭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英国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每周至少有四次独自吃饭——根据英国国家民意调查,他们更喜欢独自吃饭而不是与人一同吃。怪不得英国市场的便利熟食在过去五年里增长了一倍。

其它一系列为单身服务的项目也涌现出来,从带狗散步、安警报系统到为你浇花或在你宿醉时给你送阿司匹林和咖啡的服务机构,应有尽有。小型汽车、移动电话这类欧洲都市生活的主要工具,在欧洲单身族中拥有稳定的市场。博格斯电信\法国电信估计使用移动电话的人中有相当多是独自生活的年轻人。史马特车——为都市设计的小汽车——有四分之一是卖给那些经常换伴侣而尚未安家的20和30来岁的单身者。这正是销售商的梦想:一个具有青少年的购买欲望而又有中年人的银行账户的群体。独自生活的人们不必为孩子上大学而储蓄,他们乐意把钱开支在个人健身、海藻脂肪膜和高跟鞋等上面。斯凯斯说:“如果你居住在移动性较大的社会,你就要关心如何展现自我。外表不再是只有年轻人才关心的事了。而且单身族在这上面花得起。”

独自生活会带来自由,但是并不一定会带来轻松愉快的健康或更好的性生活。最近荷兰对19,000人的研究表明,单身族中患慢性病者要高出30%。从事该项研究的鹿特丹大学的伊内兹·荣格说:“结婚的人更健康,他们较少喝酒、抽烟。单身和离了婚的人更有可能会自杀,更可能会患有肝病、糖尿病或肺癌。”根据汉堡大学性科学专家冈特·施密特的观点,《花花公子》杂志所认为的单身是通向崇高性生活的途径的看法是不成立的。 冈特·施密特研究了3,000名德国年轻人的性生活,他推测90%的异性恋的性生活基于长期的关系。有一半受调查的单身者根本就没有性生活。根据施密特的调查,好的性生活在相当程度上是有稳定伴侣者的特权:只有40%的单身者说他们享受性生活,而有长期异性关系的群体则是80%。“单身者的性世界是暗淡的,”施密特说道。“他们非常努力地过一点点但又不能令人满意的性生活。”

当独身者上了年纪,生活可能甚至更难。一旦他们退休,就没有工作来提供稳定的收入或社交生活。生病和对犯罪的担心会使得自由变成令人恐惧的孤独。在瑞典,一些群体发起了为单身或夫妇后半生而设计的50项合住工程。在国家拨款修建的位于斯德哥尔摩的费德克纳蓬“后半生”集体住宅里,感觉上不象老人院,而像大学宿舍,这里有嗡嗡作响的调制解调器、厚颜无耻的政治人物的漫画和穿着蓝色牛仔和凉鞋的居民。虽然每两个月人们确实要花上一周的时间积极投入炊事准备,但晚上聚餐并不是强制的。然而他们很值得一去,可以听听费德克纳蓬的55位居民吵吵嚷嚷地谈论着最近去爵士俱乐部、去古巴和印度南部的故事。

将独立生活和融入老年社区已证明非常受欢迎:70岁的老人组有一份75人等候加入的名单,来自日本和美国的访客长途跋涉到此来了解瑞典的体面养老方法。“这样生活使得老人拥有了自由,”梅特·基约斯塔德解释道。梅特·基约斯塔德离了婚,在她的两个孩子离家后住进了费德克纳蓬。 “对老人的子女来说是极大的宽慰——他们不用深感内疚。”存在没有内疚的家庭吗?这种迹象表明我们有可能正在经历一场巨大的社会变革。

  评论这张
 
阅读(59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